Site Overlay

评论:全球央行面临挑战 宽松力度存在变数

  全球央行面临挑战 宽松力度存在变数

  金融时报 本报记者莫莉

  “没问题的,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这是日本漫画家宫崎骏在《龙猫》里的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台词。如今,在新冠肺炎疫情成为2020年全球经济和国际市场的新增变量之后,这句台词同样也可以成为近期全球央行迅速反应的注脚之一。

  但全球央行派送的“安心丸”尚未带来十足“功效”。伴随着市场担忧情绪几经起伏,自2月29日起,美股连续上演多轮大涨大跌;在美联储紧急降息50个基点后不足一周之内,3月9日美股触发历史上第二次“熔断”机制,道琼斯指数跌幅一度扩大至2000点,为有史以来首次。与美股经历类似,全球股市也并未因为全球央行的不断“发力”而转入平稳期,大幅波动现象表现明显。这背后究竟存在何种原因?3月10日,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CFT50学术成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当前全球央行迅速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表现可圈可点;但自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已经采取了大规模的货币宽松刺激经济增长,在疫情突然来袭之下,全球央行面临更多挑战。

  全球央行表现值得肯定

  上周,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多国央行降息,且美联储直接送上50个基点大幅降息的“安心丸”,但这些并未让投资者真正“安心”。本周伊始,全球金融市场再度出现巨幅振荡。在美联储再度采取预防性大幅降息后,美股和多个金融市场为何不升反降?曾刚分析认为,这背后有多重原因叠加。其一是虽然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进入决战阶段且明朗化,但国际上疫情的不确定性仍然高企,由此带来投资者担忧情绪加剧。其二是原油市场飞出“黑天鹅”,俄罗斯和欧佩克等主要产油国并未达成减产协议。其三是美股涨势已经延续10多年,虽然美国经济表现较好,但美股触及的高度还是多少有些脱离经济基本面,美股一直存在回调压力。因此,美股等多个金融市场出现暴跌虽是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实际上,从以下角度来看,当前各国央行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曾刚表示,通常来说,央行货币政策主要的关注点是市场的波动性,央行在这方面存在两个层面的“标尺”:其一是市场波动是否会影响到金融系统本身的稳定性;其二是这种市场波动又是否会影响到实体经济增长前景。在不影响金融稳定和经济增长情况下,股市的上涨和回调都是正常的新陈代谢。所以,面对疫情,全球央行通过迅速反应去阻断市场担忧的蔓延,防止市场持续下跌带来的金融稳定和经济增长方面的威胁,这些努力都是正面积极的。

  曾刚认为,目前来看,当前的情形和2008年雷曼倒闭触发国际金融危机还是有较大不同。上一轮金融危机爆发的一个关键因素在于大型金融机构出现倒闭,继而触发整个市场信用链断裂。反观今年,虽然市场反复振荡,但尚未出现一个类似于雷曼这样的大型金融机构陷入危机的现象,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环境也并未发生根本变化。因此,当下而言,全球央行没有必要做出过度反应,更应侧重舒缓市场情绪。

  经济改革迟缓削减货币宽松“药效”

  自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采取了大规模的货币宽松以刺激经济增长。然而,有不少经济学家对超级货币宽松政策的“疗效”提出质疑,认为其效能正在更趋边际化;还有观点认为,负利率政策和资产购买计划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由此带来的银行利润下滑和债市冲击等问题值得警惕。在此背景之下,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来袭,恐将让央行们难上加难。

  “目前来看,全球货币政策升级的空间都不大。”曾刚表示,相对而言,美联储由于之前数次加息因而降息余地更大些,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本身已经处在负利率,降息的空间更为狭小。放眼全球,许多国家在过去10年间已经把利率降至历史最低,且资产购买计划也十分庞大,未来大幅加码货币宽松的难度会比较大。从这个角度而言,全球经济体最终可能仍需要通过改革才能促进经济增长。

  曾刚表示:“我觉得导致当前货币政策尴尬的原因不完全在于货币政策本身。”他认为,全球经济结构改革等推进速度相对缓慢,没有取得太大成效,这导致世界经济仍然存在诸多问题且增长疲弱;全球央行们由此承担的压力却相对加大。

  疫情增添未来货币政策变数

  在上周澳大利亚央行、美联储和加拿大央行相继降息扶助经济之后,欧洲央行也将在3月12日迎来3月利率会议。目前,大部分市场人士认为,美联储将在3月例会上再度降息。但与之不同,市场对其他几个央行是否会否跟进降息看法不一。有分析师表示,欧洲央行将在3月采取货币宽松政策,但具体是降息还是其他举措,尚不确定。

  英国央行于周三下午突然下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至0.25%。英国央行明确表示,宣布降息决定是为了抗击疫情。对于日本央行,投资者较为普遍的预测是,日本央行可能在3月18日至19日的会议上讨论改变其整体经济观点,但其是否会降息则不一定。

  曾刚认为,未来全球货币政策的走向还存在变数。包括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加码货币宽松会选择怎样的政策工具以及宽松的最终力度会有多大,这些都还需要继续观察。他认为,从两个层面来看,2020年爆发新一轮的国际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并不大。一方面,虽然全球股市出现调整,但还并未有具有系统性风险的金融机构因此遭遇到大的冲击。自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国际金融监管尤其是对具有系统性风险金融机构的监管实际上是在不断强化。因此,当下也算是检验过去10多年全球金融监管改革的一个“窗口”。如果这10多年来的改革确实起到效果,那么有理由认为,只要具有系统性风险的金融机构足够安全,不足以触发新一轮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从经济基本面来看,包括美国在内的部分国家经济复苏还是存在韧性的,不至于因为突发事件就急转为金融危机。

  然而,虽然全球货币宽松升级的余地不大,且目前来看爆发危机的可能性也较小,但这并非意味着央行们未来没有采取更激进举措的可能。“这可能还需要根据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来确定。如果全球各国越早把疫情控制住,其对经济的伤害就会越小,国际市场也会越快恢复稳定。”曾刚说,如果欧洲和美国疫情明显加重或者恶化,全球央行有可能联动采取更为激进的宽松举措。但目前就断言全球货币宽松将大幅升级则言之尚早。

责任编辑:张译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onbotidene.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